深深深深海咸鱼

楼诚。忘忧。居北

【楼诚】失眠夜里的饥渴难耐(KKW生日联文之5)

这是一篇系列联文,详见【预告】KKW生日联文12发,一起玩到818!

本篇主题:失眠的夜里/在地毯上

CP:明楼X明诚


其余不多说了,备好卡,咱们一起去浪一浪~


---

他俩已经失眠一周了。

明楼失眠的原因简单浅显,最近忙于组织地下党的行动、而军统方面明台的任务让他提心吊胆,以及还得极力洗清新政府对他日渐加深的怀疑,三方面的工作搞得他焦头烂额,无时无刻都在脑内推算下一步该怎么走,压力一大瞌睡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而明诚失眠的原因就比较奇葩了点,总是以大哥为中心的他,一得知明楼失眠,便担心得睡不着觉。

 

前几天明楼还会为了不打扰明诚休息,而克制自己躺在床上不动,可几天后越发暴躁的脾气加上只会在家人面前展现的孩子气,让他在夜里除了无意更是刻意地翻来覆去,像是深怕明诚感受不到自己失眠一样。

 

这是今天第三杯了,明诚眉头紧锁盯着手上那杯黑压压的液体,犹豫了许久还是举杯喝掉大半,苦涩味呛得他眉间的纹路又加深了半分,要说有什么自己无法理解大哥的地方,对咖啡的喜爱绝对是其中一件。

 

明诚不懂对咖啡吹毛求疵的明长官为何总是对他冲的黑咖啡如此情有独钟,明明他自己根本就品味不出这东西的美好,豆子也是随意从同档次中挑个最便宜的,好喝难喝他压根分不清楚,但明楼就是爱不释手。

 

因此在自己单独出差或不在位子上时可没少接收底下人可怜兮兮的控诉。

 

明诚有次在上班时间去处理梁仲春的货,回来晚了,一进办公厅眼看一堆人围在明楼的办公室门口,就知道大事不妙,里头传来听不清的斥责声,他赶紧把人群给散了,一入内只见满地的瓷器残骸及泼洒开来的咖啡色液体还有一旁头垂得快贴到脚尖的李秘书。

明楼一看明诚回来了,直接转移炮口一通邪火朝明诚身上发,明诚深知对方只是在无理取闹也不搭理他,意思意思念了李秘书两句把人打发回去,自己开始收拾起地上的残局。

加了奶。明诚看着地上一片狼藉心想,这李秘书是不是傻啊。

平时倒也骂两句就算了,但明长官现在对于自己翘班的举动相当不满,这无疑是给了他一个发泄的理由。

可不满有什么用呢,乱发脾气还发到明诚头上的后果就是当天自己睡二楼呗。

 

明诚掺了半杯的牛奶进去把自己喝掉的部分填上,他想到过去的事嘴角失守,却又在想到现下的处境时垂丧了脸。上司因成堆的事务及失眠影响脾气暴躁的当头,他这么做肯定免不了挨一顿骂,但不论是身为一位贴身秘书、弟弟亦或是爱人,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他这么做。

方才和日本人开完会,这阵子的忙碌总算暂时告一段落,不需再随时保持清醒,况且再几个小时天就要暗了,明诚认为明楼不应该再摄取过多的咖啡因,他心里甚至有些怀疑这些日子的失眠其实根本就是白天为了提神而喝了咖啡才导致晚上无法入睡的恶性循环。

半杯够他撑到回家了。明诚如是想。

 

「这……」

明楼盯着手里的液体难以言喻,熟悉的咖啡香气却混合上奶香,要不是眼前站的明诚,他可能早已把手上这杯泼了出去。

好在棘手的事情应付完了,他因失眠而烦躁的心沈稳了大半,再看到明诚一脸犯了错战战兢兢深怕被骂的样子,觉得十分有趣,顿时也骂不出口。但也不能就这样放任秘书这么无法无天地擅作主张,只好发挥他高超的演技——虽然他并没有把握在明诚面前是否是在装模作样——扳起脸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找个借口早点回家吧。」

「欸。」

 

至少是阿诚端来的。明楼喝了一口后这么安慰自己。

 

两人回到家后也差不多到了饭点,明楼反常地毫不关心饭桌上的菜色,一进屋就把明台叫进书房。明镜看明楼如此来势汹汹,实在担心明台是不是又犯什么错了,赶紧要明诚去看好他大哥,至少下手也得有个轻重。

可明诚要跟进书房时却被明楼拦在外头,说是有关于任务的事要交代,让他和大姊先去吃饭。

这实在是太不合常理了,有什么任务是自己不能知道的?明诚好奇,可还是乖乖听话转身离去。

 

「给你个新任务。」

「不是吧!我这才刚行动回来连个饭都还没吃上一口又有新任务。」

「我现在不是作为你的上级,我是以一个兄长的身分在和你说话。」

「……大哥你有求于我是吧?」明台想了想说。

明楼不屑地撇了明台一眼,说:「等等吃完饭抓准时机把大姊支开,上了二楼就不要再下来了。」

「然后呢?」

「就这样。」

「就这样?」明台有点不敢相信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用他的聪明才智思考了一下这当中的蹊跷,换上了一副调侃人的嘴脸,「那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以你现在的处境还想得到什么好处?」明楼笑道,「下次揍你的时候小力点呗。」

明台闻言,立刻苦了一张脸,小声暗骂:「抠门!」

「说什么呢?」

「我说,」明台看情况不妙立刻闪身,跑到门口时回头对明楼小声地说了一句,「跟了你真是苦了阿诚哥了。」

「你小子给我回来!」

明楼对着早已不见人影的门口大喊,但能让他真喊回来那就不是明台了。

 

而总不让人省心的兔崽子在晚饭过后确确实实地完成了任务,明诚这些日子跟着明楼一同失眠累得够呛了,完全没有察觉丝毫古怪,只巴不得赶紧梳洗完早点休息。所以当明楼倚靠着浴室门邀请他时,被他果断地拒绝了,说什么也非等到明楼出来才肯进去。

 

「洗好了怎么不先睡?」明诚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明楼头上披着一条毛巾,坐在沙发上看书,「早点上床休息啊。」

「睡不着,」视线离开书页,明楼抬眼就见明诚像个孩子用毛巾揉着头上湿答答的发,散落下来的浏海带回了些微少年时的影子,显得略为青涩稚气。宽松的居家服遮挡不住背后挺翘的曲线,记忆中充满弹性的手感让明楼顿时口干,下意识地伸舌舔唇,「你这么着急赶我上床,是在暗示些什么吗?」

「别闹,我都快累死了,而且这才几点大姊还没睡呢!你还想干嘛?」

「这你就别担心了,大姊那儿我都安排好了。」

「……」明诚理着床单的动作倏地停下,「你早预谋好了?」

「你说呢?」明楼将书阖上安放在桌上,起身缓缓地走近床铺,尽量表现得从容不迫,看上去一副也准备要就寝的样子。

 

「大哥,你是真睡不着啊?」明诚乔乔脑袋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枕在明楼的胸膛上,头顶传来一个小声的音节回应他,「那我陪你说说话吧。」

「你知道我失眠的真正原因吗?」

「不是因为明台那小子太不靠谱吗?」明诚盒盒盒地笑,不好直接揭穿明楼压力大的事实,这时候明台这小子还是挺好用的。

「要是因为这个啊,我天天都得失眠。我失眠是因为……」明楼顿了顿,停下把玩明诚浏海的手,用气音在明诚耳旁低喃,「你每天躺在我怀里,我却只能看而不能吃。」

「什么歪理。」明楼弄得他耳朵有些痒,明诚笑着一把推开他的脑袋,「你就接着掰吧!」

 

「大哥,」闲话家常了一会后,明诚有些昏昏欲睡,可他俩实在太久没有放松下来好好说说话了,他躺在床上揉揉发酸的眼睛,尝试让自己清醒的时间再多一些,「你为什么这么坚持要铺地毯啊?」

明楼说明诚小的时候睡觉总不安份,老是从床上滚下去,有时候做了恶梦摔得狠了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再加上明诚嫌穿鞋走路吵,半夜起来没一回不打赤脚,被明楼逮到了好几回,讲也讲不听。和明镜商量后便决定在书房里铺地毯。

「可我现在不摔啦。」明诚伸长脖子探头看一眼前阵子刚换新的地毯,这些日子忙一直没能好好地打量一下,仔细一看后忍不住在内心吐槽明楼那让人一言难尽的品味。

「就是习惯了呗……」明楼突然灵机一动又说,「而且这样咱们在做床上运动的时候不小心摔着了才不会疼啊。」

明诚握起拳头轻轻地朝明楼腹部捶去,凶恶地喊道:「闭嘴。」

 

「欸——」明楼突然打趣地看着明诚。

「干嘛?」

「反正睡不着,干脆来试试新地毯的质量吧?」

明楼不等明诚反应,搂紧了怀里的人,使劲朝床边滚。

「欸欸欸欸欸,你别……,明明只有你自己睡不着好吗!」

两人摔地上时,明诚结结实实地被护住跌进一个软软的怀抱,底下的震天巨响完美地被地毯给吸收得只剩闷声。

明楼一手熟悉地覆在对方腿间的鼓胀,问:「难道只有我自己想要吗?」

 


感受地毯质量现场

 


「咦?大哥呢?」

「大少爷好像在小祠堂。」

「大姐,大哥是又做错了什么呀?」

明镜一头雾水地说:「我没有罚他呀!」

明台看了一眼把明楼的红烧肉给吃光的阿诚哥,决定还是乖乖吃饭不说话。

明镜表示不是很懂弟弟们之间的眼神交流。

 

评论(24)
热度(302)

© 深深深深海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